延長繳費期間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保嗎?
  《社會保險法》自2011年7月1日起施行以來,對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未達到國家規定年限的,是否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在基層法院、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勞動保障行政部門、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用人單位之間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兩種意見截然相反,急需國務院有關部門盡快作出統一解釋,以便基層按照統一的政策口徑執行,防止同類問題在不同地區、不同單位出現截然相反的處理結果,引發新的社會矛盾。
  一、引發爭議的原因
  《社會保險法》第十六條規定:“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滿十五年的,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累計繳費不足十五年的,可以繳費至滿十五年,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第二十七條規定:“參加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達到國家規定年限的,退休后不再繳納基本醫療保險費,按照國家規定享受基本醫療保險待遇;未達到國家規定年限的,可以繳費至國家規定年限。”
  這里所指的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的個人,包括《社會保險法》第十條和第二十三條規定的用人單位職工和個體參保人員。對個體參保人員在延長繳費期間只能以個體身份參保,沒有爭議。對單位職工延長繳費期間,是否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二種意見截然相反。一種意見是用人單位與職工協商一致繼續簽訂了《勞動合同》的,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另一種意見是用人單位必須與職工終止《勞動合同》,個人不能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
  二、認為不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的理由
  一是自2008年9月18日起施行的《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勞動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合同終止。”因此,勞動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用人單位必須與其終止勞動合同,個人繳費未達到國家規定年限的,只能以個體身份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
  二是《社會保險法》施行前的各項社會保險制度都規定了實施范圍,是指用人單位法定退休年齡內的職工和法定退休年齡以內的城鎮個體工商戶及其雇工、城鎮自由職業者、城鎮靈活就業人員。
  三、認為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的理由
  一是符合《勞動合同法》的立法本意
  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的《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四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勞動合同終止:(二)勞動者開始依法享受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的。”由此可見,勞動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并非必須終止勞動合同,只有勞動者開始依法享受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時勞動合同才必須終止。因此,單位職工延長繳費期間,只要與用人單位協商一致繼續簽訂了《勞動合同》的,就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秳趧雍贤ā返姆尚ЯΩ哂凇秳趧雍贤▽嵤l例》,二者發生沖突時,應當以《勞動合同法》為準。
  二是處理勞動爭議案件司法實踐的客觀要求
  自2010年9月1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法釋〔2010〕12號),根據《勞動法》、《勞動合同法》、《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規定作出的第七條解釋是:“用人單位與其招用的已經依法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領取退休金的人員發生用工爭議,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按勞務關系處理。”并沒有規定用人單位與其招用的已經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人員發生用工爭議,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按勞務關系處理。以前有關政策規定與法釋〔2010〕12號文件規定不一致的,應當以法釋〔2010〕12號文件規定為準。
  《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勞動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合同終止。”實際上是擴大了《勞動合同法》關于勞動合同終止的范圍。由于我國社會保險制度建立比較遲,部分用人單位及其職工、個體勞動者保險意識比較淡薄,部分進城務工人員進城務工時年齡偏大等原因,目前,有很大一部分參保人員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繳費未達到國家規定年限,需要延長繳費。因此,在處理他們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用工關系時,應當與已經依法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領取退休金的返聘人員區別對待。
  三是逐步提高退休年齡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現實需要
  聯合國認為,如果一個國家60歲以上老年人口達到總人口的10%,或者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的7%以上,這個國家就已經屬于人口老齡化國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200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公布,2009年末,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的12.5%;其中6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的8.5%。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中國人口老齡化發展趨勢預測研究報告》指出,21世紀中國人口老化趨勢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2001年到2020年)是中國社會快速老齡化階段,平均每年增加596萬老年人口,年均增長率3.28%,超過總人口年均0.66%的增長速度;第二階段(2021年到2050年)是加速老齡化階段,平均每年增加620萬老年人口,2050年老齡人口將超過4億;第三階段(2051年到2100年)是穩定的重度老齡化階段,2051年中國老齡人口達到巔峰43700萬,約為少兒人口的兩倍,老齡人口將持續穩定在總人口的31%左右。中國不僅當前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國家,而且是21世紀老齡化速度最快、老齡化程度最嚴重的國家。
  目前,我國法定退休年齡男職工年滿60周歲、女干部年滿55周歲、女工人年滿50周歲,是上個世紀70年代平均期望壽命很低、人口年齡結構比較年輕時確定的。目前,西方老齡化程度比較嚴重的經濟發達國家,退休年齡普遍提高到了65—67歲之間。隨著老齡化程度的不斷加重,逐步提高退休年齡,已經提上了我國的議事日程。按現行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測算,要四個在職參保人員繳費,才能保障一個退休人員的基本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010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公布,2010年末,全國參加城鎮基本養老保險人數為25707萬人,其中,參保職工19402萬人,參保離退休人員6305萬人,參保職工人數與領取養老金人數的比例為3.08:1。逐步提高退休年齡,降低撫養比,是歷史發展的必然。允許單位職工在延長繳費期間,可以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社會保險,是逐步提高退休年齡,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現實需要。
  四是化解參保職工延長繳費期間工傷風險的需要
  國家建立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生育保險等社會保險制度的目的,是要保障公民在年老、疾病、工傷、失業、生育等情況下依法從國家和社會獲得物質幫助的權利。職工延長繳費期間,客觀上需要繼續就業獲取勞動報酬,以維持生活和繳納社會保險費,始終存在工傷風險。同意其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各項社會保險,包括工傷保險,從而化解用人單位和個人的工傷風險,才符合《社會保險法》的立法本意。如果不同意其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繼續參保,則只能以個體身份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就不能參加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和失業保險,用人單位將承擔巨大的工傷風險,必然導致用人單位終止其《勞動合同》,職工將面臨失業和重新就業的困境,不符合《社會保險法》的立法本意。
  四、本文觀點
  筆者認為,對“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未達到國家規定年限,需要延長繳費的人員”和“已經依法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領取退休金的再就業人員”,是否適用《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社會保險法》等勞動保障法律法規,應當區別對待。
  1、對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了社會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未達到國家規定年限的,應當允許用人單位與職工協商一致繼續簽訂《勞動合同》,在延長繳費至達到國家規定年限期間,繼續以單位職工身份參加各項社會保險。
  2、對以個體身份參加社會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未達到國家規定年限的,在延長繳費至達到國家規定年限期間,可繼續以個體身份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
  3、對已經依法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領取退休金的人員,包括正常退休人員、特殊工種提前退休人員、在未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因病或者非因工致殘完全喪失勞動能力領取病殘津貼的人員、工傷一至四級傷殘按月領取傷殘津貼的人員再就業的,不得再以單位職工身份或個體勞動者身份參加各項社會保險。用人單位與其發生的用工爭議,按勞務關系處理。
  4、對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未參加社會保險的人員,不再納入社會保險的范圍。
 
時間:2017-09-14 18:12
被房东老头不停的要_tube6最新日本护士_狗和人交配